书架
铁锈月光
首页

68、晋江独家发布禁止转载 (1/6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pholcus.net 第八区小说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番外、临洲见山(完)

   有朋友知道南山最近的动向, 跟分了八年的初恋黏黏糊糊,不清不楚。

   朋友纳闷地问他:“你俩这是搞什么?算好了还是算没好?”

   南山:“我也不知道呀。”

   朋友:“你到底什么想法啊?”

   南山:“没什么想法,就跟他闹着玩, 我图个舒服。”

   朋友:“好好说话,开什么车?”

   南山就哈哈哈。

   他还真没在开车。

   舒服也真不是那种舒服。

   和江临洲这不清不楚的关系越闹腾,他就越舒服, 心里舒服, 高兴和生气都舒服, 哪儿哪儿都舒服。

   快过年了。

   江临洲再来, 提了年货。

   南山说:“舅舅, 甭这么客气,我可不回礼。”

   江临洲:“没跟你客气, 给我自己买的, 我跟这儿过年。”

   南山:“我同意了吗你就自说自话?”

   江临洲:“这不正和你商量呢吗。”

   南山:“我不同意!”

   江临洲:“那你去我那儿也行。”

   南山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。

   江临洲:“去我那儿更好,让我爹妈和我姐,看着你大一岁。”

   南山无语道:“你道德绑架我。”

   江临洲:“哪能呢?这是爱的呼唤。”

   南山想,我才不去。

   可是到了除夕晚上, 他还是去了。

   江临洲:“怎么满头汗?你跑着来的?”

   南山信口开河:“是啊,闲着没事儿跑步,迷路才来了, 这是哪儿啊?”

   他穿了一身骑马装, 上衣勒出腰线来,高筒马靴包裹着小腿,分明是从马场过来的。

   大年三十一个人溜溜儿地在没人的马场骑了一下午马, 决定不了来还是不来。

   读书期间他喜欢了马术,毕业后把他的马从荷兰空运过来,寄养在马场里,闲了就过去和他的马玩。

   这和江临洲说过。

   江临洲当时还说:“什么烧钱玩什么,是贵人命没跑了。”

   以前他练击剑的时候,江临洲也说过这话。

   他去冲了个澡,换了身干爽衣服。

   然后到照片前磕了头,小小声与他们说了会儿话。

   再出来,江临洲把几道菜摆在桌上,家常手艺,有鸡有鱼。

   窗上贴了窗花,从

68、晋江独家发布禁止转载 (1/6)